当前位置:笔趣喵>恐怖灵异>狐瞳> 第173章 神丹传说

第173章 神丹传说

书名:狐瞳 作者:骑马钓鱼

  这一吻直至日落。

  这一吻直至满天繁星。

  紫仙推开我的嘴唇问:“够了没!”

  我说:“还没。”

  紫仙嫣然一笑说:“好了,不闹了,去那边的石头上说会儿话吧。”

  我们并肩坐在小溪边的巨石上,良久都没有说话,她靠着我的肩膀,我们俩一起抬头看着星空。

  ……

  这一夜我们说了好多话,其实大部分都是我在说,讲我罪恶之地的一些境遇。

  听我说完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了,紫仙看着山头上射来的阳光就道了一句:“这些天让你受苦了,现在我已经炼化了天丹,我们这就去找法邢天尊和天武天尊算账。”

  说着紫仙就拉着我要走。

  我赶紧摇头说:“不用了,其实我挺感谢他们两个的,这些天在罪恶之地我虽然没有飞升天仙,可我的修行确实精进了不少,特别是我还得到了四魂剑和钧天药炉两样至宝。”

  “而且我还学会炼药,这些都会让我在以后的修行中受益无穷。”

  紫仙也是点了点头说:“特别是你炼制出了天丹,这件事儿应该已经在北府传开了,你已经成为当下北府,最有名的炼药师了,若是这消息从北府传出,让南、北天门的那些老家伙知道,肯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吧。”

  我也是笑了笑。

  紫仙炼化了丹药,就没有和我再在这山谷待着,而是去了一趟两位天尊修行的道观。

  紫仙带我来这里不为别的,就问了刑法天尊和天武天尊两句话:“我现在已然是天尊,你们不会再说张牡耽误我修行之类的话了吧?”

  刑法天尊和天武天尊点头。

  紫仙又问:“张牡在罪恶之地的表现可让你们满意?”

  两位天尊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由法邢天尊道:“何止是满意,而是十分的满意,小先生这等资质,配得上紫仙主人了。”

  紫仙便道了一句:“那你们以后可别再做出为难他的事儿。”

  刑法天尊道:“当然不会。”

  说罢,天武天尊就道了一句:“你飞升天尊,我和法邢两个人都要尊称你一声主人了,可在我俩正式改口之前,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,莫要在感情的事情上陷得太深。”

  紫仙瞪了天武天尊一眼道:“我自己感情的事儿,我自己来决定,陷多深,我都愿意。”

  天武天尊无奈摇头,也不再说话了。

  说罢,紫仙便拉着我要离开了。

  我则是让紫仙先到道观的门口等我,而我却是留下来问了两位天尊一些问题。

  那就是他们为什么一直担心我和紫仙的感情出问题。

  当我问出问题后,天武天尊就道了一句:“我不是担心你们的感情出问题,而是担心紫仙的修行出问题,修道者,清心寡欲,情欲方面适可而止,可紫仙对你的感情却犹如决堤之洪,一发不可收拾,我们担心她心境大乱,修行的时候走火入魔。”

  刑法天尊则是在旁边说了一句:“天武老弟,你也不用这般担心,紫仙的心境,可比你我二人强上太多了,只要大爱和小爱她分得清楚,爱的执着一点,深一点,也无妨,年轻人吗,谁还没轰轰烈烈过!”

  说完紫仙的事儿,我又好奇问了一句:“对了,这道观里除了两位天尊前辈,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吗?”

  刑法天尊和天武天尊同时摇头,而后刑法天尊问我:“怎么忽然这么问?你发现什么异常了吗?”

  我想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把背后那一掌的事儿说一下。

  可我刚准备开口,背后那一掌的位置就微微发热,接着一个想法就涌现在我的脑海里,那个想法便是让我不要说。

  这次我敢确定,这天尊的道观里还有第三个人,只不过那个人暂时没有恶意。

  想到这里,我就道了一句:“我没有什么想法,我就觉得你们两个生活在这里不觉得孤单吗,怎么不考虑收个徒弟,我有一个朋友资质甚好,现在阿伦族的部落修行。”

  我这么一说,天武天尊就道了一句:“你说的是穆一飞?在南天门为了你自断三根慧根的那个少年?”

  我点头说:“正是。”

  天武天尊继续道:“我知道他,好像是紫海的徒弟,资质奇高,就算断了三根慧根,资质比一般人也要强不少,若是能将他的三根慧根修补回来,再加上我二人的调教,将来必成大器。”

  “这样,你若是有心举荐你那位朋友,就到阿伦族走一遭,问问他是不是愿意投到我二人门下,不过他要经过一些罪恶之地的考验才行。”

  我立刻道了一句:“好,我和紫仙正好要去阿伦族。”

  和他们说罢了这些事儿,我就出了道观去找紫仙。

  紫仙站在台阶上看着远方,没有丝毫的烦躁,见我出来,就问我:“你和那两个老家伙说了什么?”

  我道:“一些关于你的事儿,还有一些关于穆一飞的事儿。”

  紫仙“哦”了一声问:“关于我的什么事儿。”

  我笑了笑说:“我问下,我的感情会不会成为你的羁绊,耽误你的修行。”

  紫仙就道了一句:“那两个老家伙可有瞎说?”

  我说:“没,他们说的很中肯,他们相信你不会因为感情废弃修行的,仙儿,你答应我,无论任何时候,都不能因为和我的感情,坏了自己的修行好吗,我可不想做北府的千古罪人。”

  紫仙对着我微微一笑说:“感情和修行并不相悖逆,你别瞎担心了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,然后就和紫仙一起出了这北府仙山,然后往阿伦族那边去了。

  在路上,我也是问了一些紫仙有关北府外面的事儿。

  紫仙就对我说:“外面一切如常,北天门很安稳,南天门却是点乱,好多小门派都被南天门强行收编,然后强行改制到了南天门的直属之下,而不是之前的那种附庸关系。”

  “经过这次整改,整个南方恐怕再无其他的门派,只剩下南天门一家了,因为所有的门派都要改为南天门的分部,很多修行的传承怕也是要消失了。”

  我想了一会儿问:“我师父他们,还好吧?”

  紫仙说:“暂时没有坏消息传来,说明北天门没事儿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,要不要问祖汐薇的事儿,看了紫仙几眼,我觉得还是不去问了,既然不爱,又何必平添是非呢?

  这个时候紫仙却是主动给我说了一句:“你那位在南天门的师姐,你也不用担心,她现在是南天门的宠儿,靠着她一双过人的灵瞳,已经成为南天门年青一代修士中的佼佼者。”

  我“啊”了一声。

  想起祖汐薇对我的误会,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难受。

  紫仙挽住我的手道:“你若是放心不下你那位师姐,我可以带你到南天门去看看,你放心,有我在,没人敢拦你。”

  我摇头拉住紫仙的手说:“不用了,仙儿,我就算记挂她的安危,也只是单纯的师门情谊,绝对不会再搀杂半点的儿女情长,我张牡心里现在只认准你一个人!”

  紫仙对着我笑了笑,很是温柔。

  和祖汐薇之间的感情,我已经分的很清楚了。

  我们此行去阿伦族,没有去阿伦族的营地,而是直接去了草原上的雪山。

  我们在一处雪山顶上落下,在这山顶有一座用雪砌成的雪屋,在正中央还有一个用雪堆成的圆台子,穆一飞就在台子上盘坐修行。

  我们到这边的时候,晅羽也是从雪屋走了出来,那雪屋并不小,高十多米,长宽也有十多米,里面的空间应该很宽敞。

  看到我们,晅羽便直接行礼道:“拜见紫仙主人,恭贺主人,飞升天尊,拜见小先生。”

  紫仙挥手道:“不用多礼了,我们这次是来找穆一飞的,张牡又话要对他说。”

  晅羽就道了一句:“他在尝试修复自己的慧根,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,所以不便起身行礼,还望主人见谅。”

  紫仙道:“无妨,我们等会儿便是,也没有什么太急的事儿。”

  我这边探查了一下穆一飞的情况,他虽然没有仙身,可修为却是已经变得极高,竟然也差不多到了人仙顶级。

  我心里惊讶,他该不会以人的身体,直接冲刺天仙的修为吧。

  仙体抗天劫都难,他如何以人身去抗天仙的仙劫呢?

  过了一会儿,穆一飞就停了下来,然后略带失望的叹了口气,显然修复慧根并没有成功。

  他飞到我身边,和我们打过招呼后,我就直接问他,想不想去北府仙山修行,拜两位天尊的事儿。

  穆一飞还没回答,晅羽就在旁边说:“去啊,当然去啊,这么好的事儿,一飞肯定去!”

  穆一飞怔了一下,然后对着晅羽笑了笑说:“晅羽说去,那我就去。”

  紫仙道:“那过两日,我便让紫火送你去北府仙山中修行……”

  紫仙在说话的时候,我忽然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众人全部看我,问我怎么了。

  我诧异地说了一句:“钧天药炉,又有异动了,它好像想要把这雪山上所有灵药都给吸收了……”

  晅羽立刻大惊道:“不可啊,小先生,这样会伤害雪山灵脉,毁了我们阿伦族和药狼一族的根本啊!”

  我道:“我自然知道,已经被压制下来,这钧天药炉自从炼了天丹之后,胃口越来越大了,看来我要经常炼药,让它过过药瘾,否则它之后肯定还有异动。”

  紫仙也是说了一句:“炼药这方面,你的确可以下点工夫,这对你的修行,有大用,当年北府仙主在最辉煌的时候,曾经练出过一颗在仙丹之上的神丹,据说那神丹经历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紫雷。”

  “有人说那神丹就藏在北府仙山的天尊道观之中,可这么多年了,从未有人发现。”

  我心里大惊,在心里不由想道:“会不会是那神丹成精了,帮我的,就是那神丹?”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