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喵>恐怖灵异>我的山神老婆> 第一章 童养夫

第一章 童养夫

书名:我的山神老婆 作者:乔子轩

  我叫陈来之,既来之则安之的意思。

  不过,按照父亲后来的话,这名字里还含着其他的意思。不过是什么,现在的我也不太清楚。

  家里住在贵中县的西山村,背靠栖霞山。

  父亲比较寡言,不爱说什么。可能也和母亲的死有关系。据说我母亲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,多的我也不知道。

  唯一记得的,就是每年的六月初六。

  父亲都会带着我进栖霞山,找到一个黄土坡,奉上香梅和红烛,然后让我跪在那里三拜九扣。

  而他在一旁念念有词,许多都是我不懂的字眼。当时小,只能够模糊的听到一些,山鬼,庇佑,因俗,垂法什么的。不过那个时候的我也弄不懂是什么意思。

  家里的院子三进三出,算得上是一个大户人家。可是偏生这院子坐落在山上,所以一年到头都没有几个人过往。正院的中心有一棵椿树,据说是建造院子的时候种下的,这院子是父亲建的,也是在我出生前不久开始动工的。

  父亲喜欢清净,闲的时候教我读书认字。

  稍微大了一些之后,就开始接触《七略》。

  其中所涉颇多,六艺,诸子,诗赋,兵书等等……

  而《七略》,是一个大致的总纲,将这些东西罗列下来,你也就知道有这么些个东西,至于更加细的,就一无所知了。

  转眼间,我十四岁了。

  这一年父亲没有带我进山,自己一个人进山,然后带回来了一个女人。之后就离开了,就好像是他的性格一样,一言不发。只是将一本黄的发黑的《七略》,完整的交给了我。

  就这样,一个陌生的女人住进了家里,到现在已经将近有一个月了。

  这一个月,我也只不过是知道了她叫白芷而已。她的话比父亲更少,除了每日里看着我之外,也没有做过其他的。

  说实话,我对她还真的有一些抵触的心理。

  毕竟一个这样的陌生人住在家里,还真有点浑身不舒服。

  这一日,我正在院子里歇息,却是忽然间发现,院子里的椿树的树干上,裂开了一道口子。黑色如墨的液体从那口子之中缓缓地渗出。

  这可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。

  脸色在霎那间变了下来,在《庄子逍遥游》中,有这样的记载: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秋。所以椿树有长寿之兆,可护宅祈寿,从小受《七略》的影响,对这些事情多少有一些了解,最为重要的是,椿树还有父亲的代称。

  父亲外出,椿树生疾。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。

  我正心烦意乱之际,回过头来发现白芷站在我的身后,她的脸色也不甚好看,快步的走到大门边。

  我觉得有些奇怪,也急忙的跟了上去。

  却是发现,在大门的右下角,生出了一道道黑蘑菇直接的蔓延了整个屋子的角落。

  白芷的眉头紧皱:“七月门,冲煞神,备口棺材放亲人。你父亲只怕是遭了不测。”

  所谓的煞神,就是黑蘑菇,这东西按照父亲的话来说,非常的邪性。一旦出现在门口,就绝对没有好事发生。

  听到这里,我顿时慌了起来,有些祈求的看着面前的白芷:“救救他……”

  白芷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的着急,略微的顿了一下,轻轻地咬开了自己右手中指,紧接着我看到一道道绿色的血从她的体内流出,伴随着一声轻叱,直接拍在了我的额头上。

  我感觉自己浑身颤抖了一下。

  那一瞬间,目似能接千里,只不过周围的一切变得非常的模糊,就好像是喝醉了一样。周围呈现出一种椭圆流转的样子。

  紧接着,我看到父亲倒在那里。

  倒在一个人的面前,父亲的手中握着两把细剑,想要刺出,却又无能为力。那人的看上去年长,约莫有六七十岁,在他的身边,还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。

  两个人的眼神冷漠,看着父亲在那里挣扎。

  我的嘴角抽动,想要上前扶起父亲。

  却看到那人抬起头来,竟然好像是能够隔着万水千山看到我一样,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意,紧接着,一只手抬起。

  “醒来。”

  不过,就在此时。

  白芷迅速的拍了我一下后背。

  “滴答……”那滴绿血直接的滴落到了地面上。

  “咳咳。”

  我干咳了几下之后,身体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,直接的瘫软在了那里。紧接着眼前一黑,就晕了过去。

 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。

  发现白芷坐在我的身边,手中还拿着一个木碗,似乎是刚刚喂我喝了药一样。

  “醒了?”白芷问道。

  我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:“我父亲……”

  “死了。”

  白芷的话很简单,并且没有留一丝一毫的情面。

  我先是愣了一下,就好像是做错事了一样,呆呆的掉下了眼泪,一句话也没有说,一点哭声也没有响。屋子里平静到了极致,我似乎是能够听到我眼泪滑落的声音。

  “想哭就哭出声,会好受一些。”

  白芷看了我一眼,将碗放在了桌子上,安静的说道。

  我倔强的抬起头,任由眼泪哗啦啦的留下,就是一声也不吭,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白芷,因为她来了,所以父亲走了。至少在我的心里,是这样的。

  “你究竟是谁?”看她没有打算解释的意思,我再次询问。

  白芷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是你的妻子,你是我的童养夫。关于你父亲,我很抱歉,不过我劝过他,但他并不愿意听。”

  妻子?

  童养夫?

  我愣在了那里,不过不等我回过神来,伴随着一阵关门的声音,我被关在了屋子里。我有些呆滞,有些不知所措,甚至于……有些害羞。

  脸色微微的红润了起来。

  不过,父亲的样子再次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,那一幕就好像是一个梦魇一般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,那个老者,那个年轻人,还有倒在那里的父亲。

  左右无事,我将《七略》翻开。

  而后将之翻到了术数的篇章。其中所著录的多是天文,五行,杂占等一类的书籍,我逐个的读去。这些事情父亲从小倒是和我说。

  最初的我是不怎么信得。

  不过在经历了晕倒前的事情,再加上这个所谓的妻子的出现,我倒是有些相信了。

  可是这《七略》只不过是一个著录,其中并没有什么什么实质性的东西,所以我的心情逐渐的烦躁了起来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门被再次推开。

  白芷走了进来,看了我一眼,随后拿出了一个湿毛巾,对着我说:“天气热,擦擦脸吧。”

  连关心人都显得冷冰冰的,甚至我怀疑,白芷或许从来都没有笑过吧。

  “说说吧。”我擦完脸之后,看着面前的白芷,略微的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:“关于我父亲的事情,之前他一直不肯说,现在他死了,我总要知道他是做什么的。要不然,我也显得太不孝了。”

  白芷的眉头微皱,似乎是陷入到了思考中一样。

 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一佛二儒三道,四墨五兵六法,世间诡事问阴阳,天下之局连纵横。”白芷静静地看着我,而后接着问道:“你可知道,我说的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  我微微的点头。这些东西父亲虽然不曾讲,可是看得书多了,自然也就有了一些了解。

  佛儒道,墨兵法,阴阳纵横,统共八家。

  可是,这些东西太过虚无缥缈,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放到心上过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