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喵>恐怖灵异>我的山神老婆> 第五章 异变陡生

第五章 异变陡生

书名:我的山神老婆 作者:乔子轩

  那白衣青年一身长衫,腰间挂着一把长剑,衣襟飘飘,两鬓长发随风而动,看上去颇有一番出尘的味道,走来的时候,步履之间似若是踏着动人的节拍一样。

  那老头先是一惊,急忙的闪躲,等到浩然正气消散之后。

  才堪堪的站定在那里,眉头紧皱: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”

  “家师——林昌友!”

  那青年的神色之中带着一丝的自傲,静静地站在那里,而后接着说道:“奉师尊之命,来到这里迎小师弟归门,没有想到在这里却遇到了你这等人捣乱!”

  而老头的心思似乎是逐渐的舒缓了下来一样。

  神色之间恢复正常:“原来如此,既然这般,那么大家的目的也就是一样的了!”

  “呸!”青年怒哼一声:“谁和你的目的一样?陈来之本来就是我儒家之人,我们只是为了将之保护起来!”

  老头哈哈大笑,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。

  林间鸟兽纷飞,好像是受到了惊吓。

  “这林老头就已经够道貌岸然的了,没有想到教出来的徒弟也是这般的德性。”老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:“你凭什么拦我?你既要带着这个小家伙归门,那便带着他走就是了,我也不拦着!”

  说话之间,他居然真的让开了一条道路。

  嘴角还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  而那青年的脸色在霎那间变了起来,他也不是傻子,自然是明白这老者的意思,他现在凭借着父亲所刻下的这些大儒碑文才能够压制对方,但是一旦带着我离开了这里,到了那个时候老头若是再想要动手,只怕连他也不是对手!

  现在的这个小院,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。

  白芷也退后了两步,轻轻地拉起了我的手,脸色逐渐的变了起来。

  她似是也没有想到今日里居然会来这么多的人一样,只不过,现在逃是逃不掉了,接下来是死是活,还真的不太明朗。

  “若是你今日救不了我……”

  我抬起头来,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着白芷说道:“便自己一个人回山里去吧。”

  “别乱说话!”白芷的脸色有些不悦。

  冷叱了一声。

  “哦!”我应了一声,乖乖的低下了头。

  而这个时候,那青年走了过来,看了我一眼,笑着说道:“小师弟,我叫林成志,奉师尊之命接你归门,这么长时间,你受苦了,等到我了结了外面的这个老头,咱们便一起离开吧!”

  我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。

  虽然这林成志虽然话语之间带着笑意,可是我总能感觉到在他的身上有一股难以言明的傲气,似是对我不屑一顾一样。

  我当即不知道应该如何做了。抬起头来看了白芷一眼。

  白芷顿了一下之后,冷冰冰的说道:“大敌当前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?若是你真的有能耐的话,就去把那阴阳家的老头给赶走!”

  林成志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。

  却是一言不发。

  场面逐渐的安静了下来,院子之中,我,白芷,林成志。而院子外面,阴阳家的老头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。这一切似乎形成了一个循环一样,谁也不敢率先动手。

  “哈欠……”

  这个时候,我则是有些困了。

  白芷看到我的样子,略微顿了一下说道:“今日不许睡,既然现在无事,就先去给你的父亲烧些纸钱,让他在下面的路,也好走一些。”

  “嗯!”我点头。

  强忍着瞌睡,然后跪在了父亲的灵前。往灵盆之中一张张的扔着纸钱。

  火焰滋滋的冒起。

  这个时候,白芷也蹲在我的旁边,开始帮忙,看着我满是倦意的脸,微微的摇了摇头,似乎也是有些无语一样。

  “给我讲一些事情吧。”

  我一边烧纸,一边轻声的说道:“这样一来,我也能缓解一些困意!”

  白芷略微的顿了一下:“我知道的也不多,这个林成志确实算得上是你的师兄,按照辈分来说,你的父亲还有林昌友拜的是一个师傅!”

 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。

  看着面前的白芷,静静地听到。

  “那人倒也算是一个悲剧人物,世事动乱,他出身寒门,名为——刘春霖,乃是朝代兴替之中的最后的一位状元郎。”

  白芷淡淡的说道。

  而旁边的林成志眉头紧皱,似是对这些事情不是非常的满意一样。

  我听到这些,也算是多少有了一些了解。

  想不到父亲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位师尊。

  “至于那个老头,乃是阴阳家的人,在外号称周半鬼,具体的名字是什么,我还真不知道,估计也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名字!”

  白芷的声音很细,一点点的将这些人的底细给我说了出来。

  只不过她知道的确实不多,讲到这里的时候,就戛然而止。

  而我却是听的兴起,感觉身上的困意也逐渐的削减了一些。

  “那我呢?”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,而后回过头去看了一眼他们,低下头来,糯糯的说道:“他们为什么都想要我?”

  白芷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曾经问过你父亲,只不过他没说。”

  我叹了一口气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不知道这些事情于我而言,究竟是好还是坏。

  而这个时候,林成志似是忍不住了一样,看着外面的老头,怒哼了一声说道:“你竟然还敢留在这里?难不成认为我真的不敢对你出手么?”

  周半鬼也不发怒,笑着说道:“小娃娃,我走过的桥,比你走过的路都多。想要激我,只怕你还差点火候,你倒是动手试试,看看能够占到什么便宜!”

  两个人彼此对峙,谁也不敢率先动手。

  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阵的阴风吹动,灵盆之中的火焰居然在那一瞬间熄灭了,我感受到好像是有透骨的寒风吹过,让我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。

  而这寒风,却是透过我,吹到了父亲的棺椁之中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原本在长凳上点燃着的蜡烛,也在霎那间熄灭。

  周围的一切,在这一瞬间安静到了极点。

  整个院子之中似若是有一阵阵的鬼气回荡一般,看上去异常奇怪,就在整个时候,一道道的笛子的缓缓地传荡,在院子周围,似若是有一点点的鬼火逐渐的亮起,幽绿而又深沉,让人感觉到心中有一阵阵的心惊。

  鬼火点点亮起,一盏,两盏,百盏,千盏……

  “群鬼点灯!”白芷倒吸了一口凉气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,而后接着说道:“这下麻烦可真的大了!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我看了白芷一眼,也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。

  原本的夜晚,竟然被这群鬼火给映照的如同幽绿色的白昼一样,看上去让人的心中发寒。

  “阴阳家只怕来了一个大人物!”白芷淡淡的说道:“群鬼点灯这种法,可不是周半鬼这种角色能够施展的出来的,可是怎么会如此?”

  听到这里,我的心中也是一凉。

  果不其然,就连林成志的脸色也变了起来,右手持着剑柄,眼神郑重到了极致。身体迅速的后撤了数步,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  一阵阵的笛声似是能够吹入人的脑海之中一样,仿若是带着一股凄厉的吼叫,让人的心中焦急。

  “嘭……”

  最为要命的是,就在这个时候。

  已经死去的父亲,居然从棺材之中直接坐了起来,眼珠子也在那一瞬间,变得如同是鬼火一般,幽绿无比。

  “镇!”看到这一幕,林成志急忙上前一步,一指点向了父亲的眉心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