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喵>恐怖灵异>我的山神老婆> 第七章 云梦泽

第七章 云梦泽

书名:我的山神老婆 作者:乔子轩

  接连又走了几日!

  我的身体也有些受不住了,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白芷而后轻声的询问着说道:“我们究竟要去什么地方?还有必要再这样逃下去吗?”

  “阴阳家不会就这样放过你,他们有各种办法找到你所在的位置!”白芷看着我淡淡的说道。

  似是说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一般。

 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:“那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

  “鬼谷!”白芷顿了一下,才从口中吐出了一个地方。

  我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的诧异,过了很长的时间才接着说道:“纵横家的发源地?”

  这些事情曾经在《七略》之中有过一定的记载,我也听过这个名字。

  纵横家的老祖乃是鬼谷子,隐于鬼谷,坐下有四大弟子,各习一脉!后来逐渐划分为鬼谷四派,分别为苏,张,孙,庞!

  纵横分两门,分别为合纵和连横。

  两门化四派,彼此之间互有扶持和争端。

  而纵横家算得上是八家之中比较奇怪的一个,寻常时候很少出世,甚至于很少影响到其他的平衡,但是一旦到了王庭兴衰,朝代更迭,那么就大多都能够见得到他们的身影。可以说,他们深深地影响了每一次的朝代兴衰。

  “嗯,不错!”

  白芷深吸了一口气:“去其他的地方对你而言都不算太过安全,但是这鬼谷却不是一个寻常的地方。这里入口隐秘,寻常人难以寻到,并且就算是寻到了,也不敢入谷撒野。现在应该算得上是我们唯一的去处了!”

  我点头,这下心中反而是踏实了起来。

  因为不管怎么说,现在已经算是明白了自己接下来需要做什么。这种时候,心中是异常的舒服的。

  我和白芷一路向北而行。

  最后来到了一处高山之内,这里云雾缭绕,如梦似幻,我一脚踏空,却是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一条河边。

  还好白芷拉了我一把,要不然的话,只怕现在的我已经浑身湿透了!

 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,我不由得赞叹道:“这里就是传说之中的云梦泽了!”

  云梦泽,鬼谷乡!

  “到了云梦泽,距离鬼谷就不远了!”白芷看了我一眼,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次郑重,而后轻声的说道:“进入鬼谷之中后,千万不要乱说话,明白了么?”

  我愣了一下,而后微微的点头。

  白芷没有犹豫,回过头去看了一眼,紧接着带着我向前而去。

  我们在深林之中穿梭,不断的探寻着路径,不过奇怪的是,这里的山路似乎是从来没有人踏过一样。到处都是荆棘,想要从中开辟出一条路,还真的是不容易。虽然说有白芷护佑,我的身上还是被刮出了一条条的痕迹。

  “疼么?”白芷看着我身上的伤口,出声询问。

  我微微摇头:“不碍事!”

  “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了。”白芷仔细的看了一眼周围,而后轻声的说道:“咱们已经在这个地方绕了很长时间,我入了山,很少会迷路,这里定然是有人做局,而在这云梦泽中,也没有别人敢这么明目张胆!”

  听到这里,我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。

  却发现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,虽说是隐居的地方,但是好歹应该有一些屋舍。但是这里的山野之间,尽是漫漫的草木,山中还有猿声啼鸣,一片幽静的景色。寻常人进了这里,恐怕绝对不会认为这里还有人居住!

  “你确定?”我有些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白芷问道。

  白芷点头,轻轻地拉了我一把:“收拾一下自己!”

  我急忙的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妥善的收拾了一下,让自己看上去干净整洁一些。但是事实上,这么长时间的赶路,我身上的衣服早都已经破破烂烂了,再整洁也到不了什么地步。

  “在下栖霞山鬼,求见鬼谷传人!”

  白芷深吸了一口气,而后站在那里,声音在深夜之中缓缓的传荡,惊起了阵阵的鸟叫,鸟儿拍打着翅膀迅速的飞跃而起。

  远离了这里!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脚下的泥土似乎是出现了丝毫的偏离一样,周围的树丛在那一瞬间不断的开合避让。

  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奇怪。

  紧接着,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条路,可以说是一条羊肠小道。能够容纳一个人斜身通过,如果这比之前,已经要好太多了!

  就在这个时候。

  一阵阵的筝音响起,似若高山流水一般,逐渐的流入到了我的耳朵之中。

  我好像是真的听到了水流声一样,涓涓溪流入耳,片片青山过喉。这种感觉让我的心情都愉悦了不少。

  走过了面前的路,我看到了远方有一片竹林。

  林边小河,而竹子在那一瞬间居然缓缓地倾泻到了河面上,组成了一个天然的桥梁,通往对岸。

  “纵横苏家!”白芷看着面前的这一幕,轻轻的叹了一声之后,才接着说道:“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是苏家?”

  我愣了片刻,抬起头来问道。

  “走吧。”白芷似乎是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一样,淡淡的说道。

  我讨了一个没趣,跟在白芷的身后缓缓地向着那竹林而去,踏过竹桥,我看到对面有一个竹林天然形成的亭子,片片竹叶似乎是一粒粒的砖瓦一样,直接的遮挡住了所有的日光,而在那亭子之中,静静地坐着一个温婉的女子。

  看上去精致到了极点。

  “栖霞山那地方可距离这里有点远,怎么到我鬼谷来了?”那姑娘抬起手来,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,往前走了两步,看着我和白芷,声音轻柔的询问着说道。

  柔嫩的声音让人感觉异常的舒服。

  “避仇!”白芷的话很简单,看着面前的人说道。

  那姑娘点头,而后看向了我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虽然说身上没有什么气息,但是身上带着先天儒气,怎么不去稷下学堂,跑来这荒山野岭了?”

  “学堂之中无生路。”

  白芷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哦?这倒是有意思了,连稷下学堂都收不了你们的话,那我这云梦泽,只怕也纳不下二位了!”那姑娘回转身子,再次虚坐而下。

  一道道的竹节运起,在那一瞬间形成一个凳子:“既如此的话,那我也就不再留二位了,路在前面!”

  “他的父亲是陈先尧!”白芷的眉头微皱,似是思考了片刻之后,直接的将我的身份给说了出来。

  “噔……”

  伴随着一个音节奏出,竹林之中的竹叶寸寸落下。

  而那姑娘却是只探出了一个音,听到陈先尧这三个字,一把将琴弦摁住,脸色在那一刹那逐渐的郑重了起来。

  整个场面诡异而又肃穆。

  静到了极致,我甚至能够听到竹叶在丛林之间被风吹动的声音,莎莎莎的,非常的好听。只不过,现在我的心情却是紧张到了极致。

  白芷也好不了许多,她看上去似乎是比我还要紧张。

  并且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我的身上,似乎是随时都想要带着我离开一样。

  “陈先尧!”那姑娘加重口音再次念了一声:“二十年前,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大闹稷下学堂的陈先尧?”

  白芷顿了一下,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
  而我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的迷茫,紧接着回过神来,这里所说的那个孩子,应该是我的那个所谓的哥哥吧?

  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中则是更加的疑惑了,二十年前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