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喵>恐怖灵异>我的山神老婆> 第十三章 白芷要离开

第十三章 白芷要离开

书名:我的山神老婆 作者:乔子轩

  一叠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各样的文字。

  我的眉头微皱。

  “盛神法五龙,盛神中有五气,神为之长,心为之舍,德为之大……”

  文字晦涩难明,但是却有一股古怪的气息在其中传递。其中所蕴含的道理,有些让我豁然开朗,这还真的是我第一次接触类似的东西。

  不过让我感觉到比较疑惑的一点是。

  这东西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正常的,并非是苏晨前辈所说的旁门左道。

  甚至其中所弘扬的很多东西也颇有道理。

  我抬起头来,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苏晨,微微的顿了一下之后,轻声的询问着说道:“这经文是什么名字?”

  “这你就不必过问了,拿回去修行吧。”

  苏晨看了我一眼,而后淡淡的说道。话语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淡然,似乎是早都已经将这一切给看穿了一样。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这篇经文。

  “我有不解的地方。”我看着面前的苏晨,轻声的问道。

  苏晨叹了一口气,似乎是感觉到有些无奈:“什么地方不懂?”

  “所谓的五气,应该指的是五脏之气,按照这篇经文而言,精神可指挥五脏精气,而精神蕴与心……”

  我看着面前的苏晨:“整篇经文宏正大气,不像是旁门左道。”

  “……”苏晨有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:“正邪,并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。若是有修行上的事情不懂,可以随时可以问我。对了,这篇经文,等到你熟悉之后,立刻将之焚毁!上面的东西除了你之外,谁也不能翻越,你可明白?”

  “白芷呢?”

  我弄了一下,看着面前的苏晨问道。

  苏晨微微的摇了摇头:“就算是我问你,你也不得说!”

  我总是感觉到更加的奇怪了。不过却也没有多问,既然苏晨已经这样说了,那么定然是应该有它的道理的,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之后,我盘膝静静的坐在了那里,开始在心中默诵整篇经文,整篇经文事实上并不算是太过复杂。

  想要将之熟记也非常的简单。

  或许是因为身怀儒家血脉,所以说对于这些东西的记忆非常的干脆,只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,我就能够将整篇经文倒背如流。

  而后恭恭敬敬的将那几张纸递给了苏晨:“我记得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苏晨微微的点了点头:“路我给你了,能够走多远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记住,这经文你要暗中修行,不得再人前显露,如若不然的话,很有可能会为你招来杀身之祸,你可明白?”

  我的眉头紧皱,说实话,我不太明白,但是却也能够知道,现在的苏晨是为了我好。所以说也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  其中有很多的症结我想不通。

  苏晨又叮嘱了几句,大意就是这个东西不可以在人前显露,包括苏荷的面前。

  我答应下来之后,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来回两趟,衣服也湿了两次,着实是有些让人无奈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,倒也相对而言比较简单。

  每天白日里练习在水面上来回行走,晚间开始修习苏晨所给我的经文,日子过得也相对充实一些。

  只不过是半个月的时日,我就能够在湖面上如同苏荷一般行走自如。

  胸腔之中似乎是运出了一股气劲一样,对于许许多多的东西,我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。而在这段时间之中,苏晨也答应了我去鬼谷书洞中看书的请求。

  书洞位于山中,冬暖夏凉,鬼谷之中的弟子可以进入随意翻阅。

  事实上,有几次我想要拜师鬼谷,却都被苏晨拒绝了。这倒是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奇怪,不过仔细一想也对,我知道不是鬼谷弟子的话,修习这些东西,他倒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若是我是了,那也就相当于坏了规矩,想明白这个症结之后,我也就不再去纠结这些事情了。

  而在鬼谷的书洞之中,我也算是对许多的东西多了一些了解。

  一佛二儒三道,四墨五兵六法,各门有各门的规矩,各家有各家的特点。道是阴阳和纵横两家,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是有些相通的。

  儒家居于庙堂,书卷之气很重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对于一个国家的影响,乃是最大的。自古就有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的传闻。虽然说后来百家竟放,但是却也能够看得出来,儒家的影响。

  胸中藏书纳卷,浩然正气可辟邪魅。

  父亲曾经也是儒家弟子。

  鬼谷的藏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比不上稷下学院的,那个地方纳四海之书,养浩然正气,但凡是从中走出的人,每一个都能够影响一个时代。

  这段时日以来,我倒是着重的了解了一下关于儒家和阴阳家的一些事情。

  对于这个世界上许多的东西都算得上是有了一些自己的见解。

  而苏晨口中的经文,我修行的倒也越发的自如,好像身体之中的五脏之气被彻底的打开了一样,只不过所谓的精神,我却一直都没有感觉得到。

  身子倒是轻盈了不少,在这湖面上倒也能够来去自如。

  总之算是过了几天清静的日子,这种感觉倒也相当不错。只不过我的心中一直记挂着家里的宅子,父亲还在那里躺着,也不知道他的尸身现在如何了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这个时候,白芷走了进来,看到我坐在那里发呆,而后轻声的问着说道。

  我笑了一声:“也没有什么,只是有些想家了。”

  白芷顿了一下,似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我一样,而是轻轻的坐在了我的身旁,看了我一眼之后才接着说:“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,其实你父亲一直想要的很简单,就是想让你平平安安的。现在,你倒也算得上是平安。”

  我摇头:“这不算是平安,这算逃避。”

  “哎……”

  白芷叹了一口气,她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。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:“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这段时日你经常出入鬼谷的书洞,有没有学到什么?”

  白芷岔开话题说道。

  我点了点头:“倒是有一些。”

  除了对于各种事情有了一些了解之外,还有一些小小的法门,我也算是有了一定程度的精通。

  再加上《七略》所在,所以说我对于各行各家的事情都多少有一些了解。有这个方向在,不管我学什么,都可以说是事半功倍。

  虽然说我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。

  可因为有了《七略》,对于我而言,反倒是成了一件好事。至少我不再需要整天纠结于各种选择。各种典籍和法门,拿出来之后我就知道彼此的利弊。

  是否应该去学习,等等一系列的信息。

  “那就好,白芷点了点头,如此的话,我也就可以安然离去了。”白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容,而后轻声说道。

  我愣在了那里:“你要走?”

  这么长的时间,我已经习惯了白芷的存在,甚至可以说对她有了一丝丝小小的依赖,父亲将我交给了她,甚至说我是她的童养夫。

  若真的是这样的话,她就算得上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。

  “嗯,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,做完之后再回到这里找你。”白芷看了我一眼,而后接着说:“鬼谷相对而言会安全一些,你待在这里,我也放心。”

  “快,快……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屋外传出了一阵阵纷杂的声音,急促的脚步向着远方而去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