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喵>都市现代>飞越泡沫时代> 810. 调皮捣蛋

810. 调皮捣蛋

书名:飞越泡沫时代 作者:斜线和弦

  “因为是我和你一起制作出来的,所以是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。”中森明菜用她随心所欲的字迹,写下这么随心所欲的话。

  岩桥慎一收到这样的信,忍俊不禁。

  可是,确实如她所说,这次是合伙开店,共同调味,用不着他发表试吃感想。

  “不过,因为我喜欢这味道,所以就给你一份。”

  一封短短的信,和先前寄试吃感想时、顺便絮絮叨叨的长信完全不同。岩桥慎一看看信再看看那只写着健太名字的折纸小狗,仿佛体会到中森明菜的想法心意。没有写出来的那一句是:

  “你听了歌以后,不想来见我,不想吻我吗?”

  中森明菜随心所欲的字迹,看似任性的句子,宛如纸老虎的张牙舞爪。

  一首歌的时间也不长。岩桥慎一听完了歌,站起来,去拿电话。往中森明菜家里打,电话没有接通。想了想,又给她打传呼。

  现在这个时代,当然不是没有手机。不过,虽然比起凶器一般笨重的大哥大,新款的手机小巧了许多,但也重达三百五十克,打开时有二十三公分长。没错,今年的新款手机可以折叠。

  这个设计,让携带电话有了放进口袋里的可能——

  发行的时候宣传语虽然这么说,但也不会有人把三百五十克的缩水板砖揣在口袋里,给裤腰带增添不必要的负担。

  话说回来,拉风的外壳,十几万日元的保证金、五万日元的入网费,再加上贵得要死的月租,倒是跟现在这个日元满天飞的时代般配得很。一经发行,有签约意向的人蜂拥而上。

  花天酒地的年轻人把这款新手机放在名牌皮包里,拿出来时,必定收获满场男男女女一声羡慕的“真厉害!”。

  虽然实用性一言难尽,最可靠的用途大概就是拿来装那啥。

  尤其对忙碌的上班族来说,这玩意连续待机时间不超过十小时、满电通话撑不到四十分钟,信号又不稳定,各种小毛病一堆,买个手机,跟请个祖宗回来差不多。

  务实一点,显然还是用传呼机加上满大街的电话亭来得方便。

  这个结论不仅对岩桥慎一这个幕后黑衣人适用,对中森明菜这个忙起来一天也没时间碰私人物品的桃浦斯达也适用。要想实现随时呼叫,还得等着科学家们努力……

  等了一会儿,电话回拨过来。

  “喂喂~”电话那头,是中森明菜的声音。

  岩桥慎一听她声音活泼开朗,随口和她开玩笑,“我猜这是公用电话。”

  “锵锵!恭喜岩桥选手,答对了。”这个资深电视爱好者一秒入戏,模仿着猜谜节目里主持人的语气。一边说,嘴上还加了点答对问题的音效。

  “那么,答对的奖品是什么呢?”岩桥慎一问。

  中森明菜“哼哼”了两声,“奖励你和大明星中森明菜酱打电话。”

  “……”岩桥慎一无语。

  这个自称是大明星的中森明菜,越说越来劲,“刚才如果你答错了,我可是会把电话给一下挂掉——‘抱歉,你呼叫错人了’。”

  岩桥慎一叹气,问她,“是不是喝酒了?”

  “岩桥选手很不得了哦,又答对了一题。”中森明菜装模作样。

  岩桥慎一哄她玩,“那么,这一题的奖品是什么?”

  “这个嘛。”中森明菜真就认真考虑起来。想了想,“奖励你和另一位大明星藤井郁弥君打电话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怎么样?要不要?”她一副真的要把电话转接给藤井郁弥的架势。

  岩桥慎一无语,“怎么可能要啊。”

  中森明菜哧哧笑,“还有其他人可以打电话……”不过,到底打住继续捉弄他的心,“之前ORIGINALLOVE的几位也在,不过,喝了两杯以后回去了。”

  “都是大前辈的场合,怎么可能待得久。”岩桥慎一回道。

  中森明菜用笑来萌混过关。她想起来,问他,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  “在家里。”岩桥慎一告诉她,“本来想跟女朋友打个电话,结果,却一不留神抽中了和大明星中森明菜桑打电话的奖励。”

  中森明菜一边笑,一边嘀咕他一句“小气鬼”。她转转脑筋,“那,既然刚才的奖品你不想要,就再为你准备别的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她放轻语气,“奖励你现在到我家里去。”

  “行吗?”中森明菜这语气不像是奖励,既有点诱惑,又有点命令。

  岩桥慎一放下电话,找出中森明菜公寓的钥匙。两个人住得不远,他过去的时候,那个在外面喝酒的桃浦斯达还没回来。

  一打开门,听到动静的神经质小狗健太飞奔过来,在他跟前跳来跳去的示好。还好没有把岩桥慎一给忘记,要不然,就是一出人狗大战。没有人拉架的那种。

  岩桥慎一蹲下来,摸摸小狗的头。健太高高兴兴,冲他撒起娇来。一人一狗,在家里等着女主人回来。

  ……

  今天,中森明菜和ORIGINALLOVE的成员,去参加音乐节目的直播。按着岩桥慎一的宣传策略,单曲发行的当周,参加的宣传节目,基本上都是直播。

  直播节目,也就意味着对演出水准有更高的要求。

  中森明菜是大小场面见惯了的桃浦斯达,ORIGINALLOVE也是从地下音乐圈磨练着走出来的,双方的现场演出水准都在线。

  当然,在宣传期开始之前,两边也一起彩排过。

  有岩桥慎一在中间,中森明菜考虑着是在跟乐队合作,彩排时也尽量调整着,找寻跟乐队之间的默契。ORIGINALLOVE以田岛贵男为中心,田岛贵男本人对于和中森明菜的合作完全没有意见,倒不如说是积极配合。两边都有心做到好处,事情就顺利。

  这张单曲一发行,作为企划的收尾曲,就掀起抢购热潮。东京都内的大唱片店排起长龙,只为去拿一张《接吻》。

  不仅如此,从单曲开卖起,就有好评的电话打到中森明菜的事务所和唱片公司。中森明菜的粉丝更是对偶像这次选的合作对象和歌曲质量赞不绝口——

  不愧是品味一流的明菜桑!

  参加这个企划也好、选的歌曲也好,都无可挑剔!

  但在称赞的声音当中,也夹杂着“明菜桑的潜力在这首歌里被刻意压制了”的声音。虽然不是批评,不过,对她抱有更深期望的粉丝,认为尽管她表现得很好、歌曲的完成度也很高,但“如果是明菜桑,或许还能更放开一些”。

  赞美也好,建议也好,又或者在一片好评中夹杂的一点差评,唱片公司和事务所都会收集起来。不仅中森明菜本人会看,唱片公司和事务所也要根据反馈进行调整。

  光看眼前的反响,以及唱片店反馈回唱片公司的销售情况,这一周的周冠军拿起来轻巧容易。这个势头,本周发行单曲的歌手当中,绝对没有谁是这个组合的对手。

  中森明菜这边,是声势下滑的桃浦斯达再度被注入了热度,ORIGINALLOVE那边,则是不温不火的乐队,一下子收获了来自四方八面的关注。

  一时之间,这支有一定的死忠、却始终无法更进一步的乐队,也体会了一把成为热点的感觉。东芝EMI那边,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,都全力以赴支持这次的合作。

  乐队和她搭档演出,选的衣服品味出众。

  中森明菜看到品味好的搭档,同台演出时心情更好、劲头更足。但心里也暗戳戳想,那个渡边桑果然很厉害。……怎么就什么都做得那么好呢?

  今天的节目结束以后,同台演出的TheCheckers,还有在隔壁录影棚工作的另外几个熟悉的、年纪相仿的偶像艺人,难得遇到,工作结束,顺便去喝一杯。

  ORIGINALLOVE的几个人,跟这些明星们不熟悉,不过,这种场合,受到了邀请,就跟着去喝一杯。喝完第一摊,就告辞离去。

  留下的这帮人又去跳舞,跳完舞,再去喝一杯。TheCheckers的藤井郁弥和藤井尚之两兄弟都是老酒鬼,由他们牵头的酒局,从晚上七点喝到凌晨四点不成问题。

  中森明菜接完了岩桥慎一的电话,准备回家。

  她一早就打算,喝完这一局就打道回府,早给经纪人大本打过电话,叫他过来接人。现在,又跟岩桥慎一说好要见面。今天晚上,不仅玩得尽了兴,过后回家,家里还有人等着她。中森明菜心里热乎乎的,觉得高兴。手机\端 一秒記住《》提\供精彩小說\閱讀

  “明菜酱玩得挺开心嘛。”大本心情也不错。

  中森明菜“嗯”了一声,打开话匣子,跟大本分享今天晚上的好心情。说了一会儿,打了个小小的哈欠,住了嘴,像小孩子似的,把脸埋进手心里,又抬起来。

  “健太君在家里不知道怎么样。”她像是自言自语。

  大本不能当没听到,随口附和了一句,“应该没问题吧?听桃井说,有送它去学校。”基本的、怎么一只狗自己在家里,这些都有学习。

  “嗯……”中森明菜的反应,说不好是不赞同,还是根本没听进去。

  大本开始隐隐觉得头痛。这个随心所欲的桃浦斯达,给她当经纪人,绝对是件苦差事。可偏偏,每次在心里对她产生不满的时候,忽然之间,就能接收到来自中森明菜的不经意的善意。

  车子停在她公寓的楼前,下了车,中森明菜还笑眯眯和大本道谢,“今天辛苦了~大本桑。请好好休息吧,晚安哦!”

  看她这副模样,大本的头痛也忘记了,笑了笑,“明天上午,我再来接你。”

  “路上小心~”中森明菜像个孩子似的,对着大本用力挥手。

  这副架势,真打算送大本离开。大本心里暖洋洋,觉得这个中森明菜虽然有时候任性妄为,到底心肠好,只是有些时候不善表达……

  大本收下这份好意,发动车子,往前驶去。

  送走了大本的车子,中森明菜迈步回家。走进大楼之前,下意识抬起头来,她家里的灯是亮着的。

  中森明菜舒了口气,高高兴兴走进去。

  ……

  等着中森明菜回家的功夫,岩桥慎一顺便用他留在这儿的洗漱用品把自己给清理干净,去开中森明菜的冰箱,拿了酒来喝。

  顺便还翻了翻小狗健太的食品柜,给了它一点点零食。

  一人一狗在等中森明菜回家这件事上结成同盟——

  小狗健太忽然叫了两声,往玄关那边跑去。岩桥慎一猜着是有人回来,跟在小狗后面,穿过走道,到玄关那边去。

  中森明菜蹲下来,笑眯眯的逗小狗玩。

  鞋子都还没来得及换呢。听到脚步声,她扬起小脸。

  岩桥慎一看着她喝过酒以后微微泛红的脸,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中森明菜纠正他,“要说‘欢迎回来’才对。”这副表情,这个语气,怎么看都是在借酒撒娇。

  “欢迎回来。”岩桥慎一配合着改口。

  她这才高兴了,回了一句:“我回来了。”岩桥慎一伸手,接过她手里的外套。中森明菜也不换鞋,看着他,一个人乐个没完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中森明菜逗他玩,“好像个迎接晚归丈夫的太太。”

  “说什么呢。”岩桥慎一无语。

  中森明菜哧哧笑,“随便说说和你闹着玩呢。”她看看他,讨价还价,“没有生气吧?”

  “这点度量总还是有的。”岩桥慎一说。

  她听在耳朵里,笑嘻嘻的冲他伸过一只脚,轻轻晃了晃。岩桥慎一目光落上去,有点佩服,“穿高跟鞋也能单脚站。”

  不愧是在舞台上开无双模式的桃浦斯达。

  “不对。”中森明菜纠正。

  岩桥慎一想了想,“这双鞋子是挺好看的,很适合你……”

  中森明菜撅起嘴,小眼神一下下戳他。

  岩桥慎一看她吃了瘪,不继续逗她了。坐到玄关上,示意她把脚拿过来。年底两个人各忙各的,他又不能总是到她家里来。见了面撒个娇,他就收着。

  这个中森明菜,脸上还闹着小别扭,脚先递到他跟前。

  岩桥慎一托着她的脚后跟,替她把鞋子脱下来。放下来,又要另一只脚。鞋子脱下来,他松开手。

  这只脚却没收回去,倒是得寸进尺,塞进他怀里。

  岩桥慎一抬起头,那张闹别扭的小脸,这会儿早就是满脸调皮捣蛋得逞后的笑容了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